希腊债务危机对保加利亚“近喜远忧”

希腊将于6月17日举行组阁失败后的第二次议会选举,各政党对于是否继续实施紧缩分歧严重,这一政治僵局能否打破关系到希腊是否继续留在欧元区,也牵动着欧盟各国市场的神经。

作为希腊的近邻和尚未加入欧元区的欧盟新成员,保加利亚会受到怎样的影响?新华社记者近日采访了多名保加利亚经济学家。他们认为,希腊债务危机的近一步深化对保加利亚来说可谓“近喜远忧”:一方面,部分希腊企业转战保加利亚,拉动在保投资略增,旅游和出口有所增长;另一方面,希腊债务危机加大了东南欧国家区域经济的风险,保加利亚和其他邻近国家可能面临劳务人员回流等不确定因素。

短期因祸得福

近几年来,一些希腊中小企业对保加利亚市场十分感兴趣。保加利亚市场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戴西斯拉娃·尼科洛娃说,近来确实出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,一些希腊企业开始转战保加利亚,甚至考虑将生产线迁至保加利亚,其原因主要是保加利亚较为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和金融政策,以及保加利亚在欧盟国家中税率偏低。

另一方面,由于深陷债务危机,希腊社会动荡加剧,影响到作为希腊支柱产业的旅游业。而保加利亚与希腊相邻,且拥有黑海黄金海岸等夏季旅游资源,吸引了很多原本计划去希腊度假的游客。近期,希腊和保加利亚的旅行社更是打起价格战,争夺游客资源。

数据显示,欧债危机之前,希腊是保加利亚最大的出口国,占到保加利亚总出口的10%,但到2011年,保加利亚对希腊的出口已跌至第五位。从近三年的统计数据来看,2011年保加利亚对希腊出口总额为14亿列弗(1美元约合1.5列弗),相较2008年下降了1亿列弗。

保加利亚著名经济学家安格洛夫指出,虽然保对希出口有所下降,但近年来,保加利亚总出口增速较快。从出口结构来看,保加利亚对德国、土耳其、意大利等国的出口量有所增长。总的来说,希腊债务危机对保加利亚的出口影响不大。

长期影响不利

受访的几名经济学家一致认为,从长远来看,希腊债务危机将对东南欧经济产生十分不利的影响。

曾多次出任总理经济顾问的安格洛夫说,希腊债务危机对东南欧地区的负面影响更多表现在吸引投资方面。他说:“因为希腊曾是这一地区最富的国家、最大的经济体,希腊经济衰退在一定程度上会给区域经济带来消极信号。”

这一问题在2010年到2011年尤为显著,保加利亚外商直接投资在2011年中跌至谷底,随后小幅回升。安格洛夫说:“很多外国的市场分析师和投资者不清楚希腊债务危机会给保加利亚、马其顿、塞尔维亚等东南欧国家的经济造成怎样的影响。很多投资者开始等待、观望,看希腊的危机是否会传导给其他国家。”

保加利亚国民和世界经济大学经济学教授普拉门·奥莱沙尔斯基说,希腊债务危机加大了东南欧区域经济的风险,使得东南欧地区吸引外资停滞不前。希腊危机有进一步深化的可能,甚至对更多的欧元区国家造成负面影响。

目前,保加利亚银行业倾向于遵循更为保守的政策以应对这一不确定性。曾任保加利亚经济部长的奥莱沙尔斯基说,希腊债务危机给保加利亚的银行业带来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,但这些负面影响并不十分明显。

据了解,希腊银行在保加利亚银行业的份额从过去的30%到35%缩减到了20%。而且,希腊银行在保加利亚设立的分支机构基本没有返回希腊投资,因此受希腊债务危机的直接冲击不大。然而,这些在保加利亚的希腊银行由于无法从希腊总部获得更多资金,不得不转向当地市场资源。因此,这些希腊银行在保加利亚的投资活动并不会像危机前那么活跃。

赴希打工族将回流

除了对出口和外国直接投资等方面的影响之外,希腊债务危机可能还会引发保加利亚的劳务人员回流潮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有约10万保加利亚人在希腊打工。这些人每年从希腊带回或汇回的收入约为5000万到1亿欧元(6250万美元到1.25亿美元)。

虽然大批劳务人员短期内回国的可能性不大,但这对失业率已经很高的保加利亚来说,确实是一种社会风险。

安格洛夫说:“一旦希腊破产,大量岗位开始裁员,这些在希腊打工的保加利亚人是选择回到保加利亚,还是辗转去其他欧洲国家,或者继续留在希腊?这很难预测,但这肯定是保加利亚将要面临的社会问题。”

安格洛夫补充说,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又是保加利亚的一个机会,这取决于政府如何管理这些劳务人员,保加利亚的经济状况能否承受这些劳务人员的回归。“我认为,如果这些劳务人员回到保加利亚,不会成为政府的负担,而更可能成为社会发展的一股潜力,因为在保加利亚,一些领域已经出现了人手不足的情况。问题在于如何做好市场需求与人力资源的信息对称。”(记者陈航)

作者:陈航 (来源:新华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