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草根金融”解燃眉之急——重庆武陵山区坨元村“草根金融”调查

新华网重庆7月4日电(记者李松、陶冶)长期以来,贫困农民搞生产,经常面临资金难题。但地处重庆武陵山区的彭水县新田乡坨元村,在政府扶贫资金帮扶下,贫困农民自发组建扶贫资金互助社,每户农民入股250元,最高就能获得5000元资金支持。这一小小的“草根金融”平台解了农民发展生产缺资金的燃眉之急。

坨元村农民庹江红的丈夫在北京打工,自己在家照顾老人、小孩,家里收入很低。2011年庹江红有了搞香菇种植的想法,但买钢筋、水泥、木料搭建香菇大棚的钱还差4000多元。

面对资金难题,庹江红也想到了向银行贷款。“我去年6月—8月都在 跑贷款 ,每次都要走10多公里山路到镇上银行咨询。但银行称要贷款,需要房屋产权证、家庭收入证明等七八种材料,贷款成本高、程序也很麻烦。”庹江红说话快人快语,并不讳言自己遭遇的“贷款难”。

正当庹江红为钱发愁时,村里扶贫资金互助社为她提供了帮助,凭着互助社股东身份,庹江红顺利借到了5000多元。现在庹江红的8个香菇大棚已顺利建了起来,她告诉记者,仅今年出售香菇的毛收入就能有2.5万多元。

“2009年彭水县在坨元村投入财政扶贫资金15万元,加上全村72户农民自愿入股的2.8万元,合资成立了坨元村扶贫资金互助社。”村支部书记廖安学告诉记者,别小看了这笔钱,对山里农民来说,就是一笔重要的创业资本金。坨元村资金互助社成立3年多来,累计向58户农民放款130多笔,循环资金50万元左右。不少贫困农民靠互助资金,有的发展起种养殖,有的开起了小商店,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记者在坨元村采访发现,村里类似庹江红一样,依靠扶贫资金互助社脱贫致富的农民还有很多。贫困户袁世谷种植了20多亩烟叶,每年烤烟买煤需要6000多元,就靠向资金互助社借款解决资金难题。“烤烟最怕缺煤,以前家里没钱买煤,不少烟叶来不及烘烤,经常烂在地里。现在依靠向互助社借款,就不再担心没钱买煤,种地收益也稳定了。”袁世谷说,咱农民也讲诚信,借款一般也就两三个月,地里烟叶卖了钱,马上就还,从不拖欠。

彭水县扶贫办主任向武告诉记者,在彭水县,成立扶贫资金互助社的村大多地处偏远贫困地区,交通不便、信息闭塞,也是金融机构服务的盲区。扶贫资金互助社就是要将政府扶贫资金和村民的入会股份捆绑,向农户提供借款服务,用于发展农业生产,弥补目前农村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的不足。

“你别看咱资金互助社是 草根金融 ,规模不大,但 规矩 也不少:互助社章程、单位银行结算账户、股东花名册、扶贫资金操作规程等一样不缺。”廖安学说,是农民的钱,就要全花在农民身上,互助资金都在村里滚动,既要保证借款安全,也要能随时随地可以解决农民资金需求。”

(本文来源:新华网 )